图片展示

【人在非洲】冯军利的生活哲学

发表时间: 2021-04-28 16:17:53

作者: 胡碧娥

来源: 迪兹瓦矿业SOMIDEZ


冯军利,1978年出生,山西运城人。他无疑是厂里最易辨认的那一个,顶着用剃须刀刮得锃光瓦亮的脑袋,眼镜片后边藏着一对大双眼皮,黑溜溜的眼珠透出的满是精气神。笑起来总是毫不吝啬地露出两排洁白的牙,活脱脱像个二十出头的乐观精神小伙儿。 


01


2000年,冯军利22岁,刚毕业参加工作便是深入矿山生产一线, 从掘进到出矿,焊、电、钳,井下所有工种都走了个遍。黑暗潮湿深邃的巷道地心深处总是危机四伏。刚工作没多久,一个和他一边儿大的男孩在他眼皮子底下轻飘飘地丢了性命。那是他第一次接触死亡。「很害怕,却从来没有动过离开的念头」。


在井下打眼放炮,他一干就是四年。直到2004年,单位招测量员,他从头学起,通过了技术考试,从此在测量岗一条道走到如今。2010年,他带着成熟的技术,离开家乡,远赴蒙古。两个月内将矿山工程理顺,也因此顺利当上了生产科科长。这一干,又是七年。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巷道似他的筋脉血管,血液里流淌着蓬勃坚韧的生命。



冯军利(中)和他的蒙古朋友


2018年,他打包了轻便的行囊,只身深入中非大陆,来到刚果(金)中色迪兹瓦。「这边待遇好」,他真诚的说,「而且迪兹瓦是一个崭新的矿山,是让我从零开始的一次自我挑战」。


显然,踏入非洲这个「人生的出口」不乏艰辛。冯军利到现场的时候正值旱季,丛林里遍地是割人的枝蔓,背着十公斤的测量仪器埋头钻林子是他当时看不见尽头的日常。不到一个月就穿漏了两双鞋。等挨到了雨季,几乎每天深一脚浅一脚地与满地泥泞作斗争。一片广袤的大地上,没有路,没有车,更不用说蚊虫肆虐,住宿条件简陋,夜里冒着雨打着伞在野地里上厕所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他用自己的双脚丈量出了如今的铜钴新城。这片非洲的原始丛林也许没有催生一个崭新的冯军利,而是让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有所坚持」。



在老营地时的冯军利


02


冯军利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姓冯。他的父亲出生在一个战乱的年代,是个孤儿,随后被领养便随了那家人的姓。父母加上四个兄弟姐妹就是冯军利在世上所有的亲人。父亲是矿工,母亲生下他第三天就下地干活了。父母相互依靠着,用每月30块钱的工资,就这样把家里兄妹五个拉扯大。2015年,父亲病逝,兄妹五个夜夜在病床旁的守候没能够留住父亲。一晃六年过去了,冯军利似风轻云淡地说起这段往事,只字不提难过与不舍,只说,「小时候,父母撑起了我们兄弟姐妹的天,现在我是家里的顶梁柱了」。



冯家全家福


工作了这些年,冯军利用自己的工资给家里父母及兄弟姐妹每人各置办了一套房,承担了房子的首付。「没有了首付的压力,兄弟姐妹的小家就能比较轻松地承担生活的开支了,不希望他们再为了生活漂泊。钱的问题解决了,不论大家还是小家的矛盾就少了,家庭和谐,老人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在他看来,父母的养育之恩自然不必说,这几十年风风雨雨哪里少的了兄弟姐妹的帮衬。他离家外出工作时,女儿才三岁,把着车不让爸爸走。当时女儿倔强委屈的小哭脸在往后几年都牵动着冯军利的心。后来妻子被调到离家几百公里以外的冶场工作,家里三人分地三居,孩子一直是家里姐妹在照顾。「每个人都会像我一样做,只是他们没有这些经历和遭遇罢了」。


03


九点睡,五点起,冯军利的生活作息简单规律。单调反复的非洲生活在他看来也足矣。比起多年以前,网络通信不发达,只能一周一次去到县城网吧和闺女用聊天软件视频,看几眼熬过一周的思念,冯军利觉得现在每天可以和家里人聊一会儿天实是幸事,虽是远距离,依旧是相互陪伴。


「真诚处人,踏实处事」是他的生活哲学,有一技傍身,扛着肩头的一份责任,他在人生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走向开阔地带。


Copyright © 2004-2017 迪兹瓦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d@somidez.com  地址:刚果(金)上加丹加省卢本巴希市卢阿诺城 B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