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刚方员工故事汇】伊曼纽尔,用画笔写忠诚

发表时间: 2020-11-16 10:58:02

作者: 胡碧娥

来源: 迪兹瓦矿业SOMIDEZ


伊曼纽尔 (Emmanuel Kabwit)中色迪兹瓦安全环保部员工


刚果(金)N39国道上,一块画着「SMD」的牌子三年如一日守在142公里的路口,似一个无声低调的指路人,告诉大家,迪兹瓦矿业到了。这是伊曼纽尔画的第一块指示牌。

三年过去了,这个路口不再是以前毫不起眼的模样,你再也不会错过,拐进这个宽阔的路口后,那一片桃花源似的新天地,那一座铜钴新城。这块指示牌也悄无声息地见证了公司从无到有,就像它的制作者一样。

2017年9月25日,伊曼纽尔脱口而出的日期,是他入职中色迪兹瓦的日子。那时,公司孕育在芜杂的树林里,外面的人总要花费一番心思才能不错过这个隐藏在国道边上的矿业公司。当时市场上没有现成的国际标准安全标识售卖, 标志牌制作大部分仍然依靠手工。毕业于卢本巴希大学采矿工程专业的伊曼纽尔,曾修过技术图纸学科,当时还是刚方内保的他注意到这个细节后,主动请缨,做了这块写有公司名称的指示牌。


「从无到有」

刚开始做牌子的时候,伊曼纽尔并没有什么工具。用一支笔、一把尺子画出一张简易的图纸,再去到丛林中找一块木板、自己切割,往上订一张废铁皮,就可以在上面「作画」了。

2019年十二月份,公司上下正如火如荼地准备竣工投产典礼,需要制作的指示牌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为满足工作需要,伊曼纽尔被调至安全环保部门。他得以有更多的时间制作标识牌。那段时间,他一天可以做20多块小牌子,三天可以做出一块2米宽1米长的大牌子。

如今,做指示牌的工作要比原来轻松很多,伊曼纽尔不再需要自己找木块和铁皮,检修分厂的焊工负责制作铁板,公司给伊曼纽尔配齐了画图工具。他便比以前花费更多心思在设计与绘画标识上。当一天的工作结束后,他会把所有的工具如数家珍般一样样地收拾起来摆好。高个大胡子的温柔竟自然流淌出来。

除了绘制标识牌,伊曼纽尔的日常工作还包括消防及监督检查厂区内的安全生产工作。谈到内保和安全环保工作的区别时,一直看向别处说话的伊曼纽尔收回目光,眼神显得郑重起来。「公司赋予我的责任没有改变,那就是让人们能在安全的环境中工作」。

伊曼纽尔的画图工具

颜料桶被整齐得摆放在办公室一角


「从画到写」


为了让所有到公司的中外籍人士都能看懂标识牌的内容,伊曼纽尔需要在简洁易懂的标识下加上中英文。他用单薄的英语知识尝试翻译需要制作的内容,再请教会英文的同事给他校对。

制作中文标识则要更费心一些。伊曼纽尔把这一过程当成是类似绘画的创作,但他从不随心所欲,认为「最重要的是要尊重字的比例」。通常他会按照中方员工打印出的中文,计算比例再画到牌子上,一笔一划都很慎重。在「画」中文的过程中,伊曼纽尔渐渐被这个区别于字母的神奇语言体系吸引,这些或直或曲的笔画所组成的字符在表达什么呢。望着中方员工说着他完全听不懂的话,他不禁听得出神。学习中文的种子在心里萌了牙。

工作间隙,伊曼纽尔掏出手机,熟练地在满屏的手机应用里找到中法词典。「我希望有一天自己可以不再画汉字,而是写汉字」。对此他有自己独特的学习方法——遇到想知道的字词时便用法语查中文,跟着发音,再在纸上照着写。就像画标识牌一样,他坚持每一「横」都要平,每一「竖」都要直,专心得像个初学识字的孩童。

面对庞大复杂的中文语言系统,他并不慌张,悠然地说起自己的生活哲学——用开放的心态去喜欢、接受并开始学习新事物,才能把工作做好。他笑着说,「消防和汉字对于之前的我来说都是陌生的,现在已不再是了」。

正在绘制标识牌的伊曼纽尔

伊曼纽尔在关注消防的横幅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I 图源受访者



伊曼纽尔制作的部分标牌展示


Copyright © 2004-2017 迪兹瓦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smd@somidez.com  地址:刚果(金)上加丹加省卢本巴希市卢阿诺城 B栋